当前位置:主页 > 視頻簡介 > 正文
  • 接视频简介
  • 日期:2020-07-13  

  因本人的能力有限,关于小红帽公益的创办时间并未查到有效信息,所以采用的是小红帽公益微博的创建时间。

  女权主义也分为很多种,比如有‘自由女权主义’‘激进女权主义’‘社会主义女权主义’‘后现代女权主义’这些都是比较主流的,再细分还有更多,比如‘文化女权主义’‘性别分离女权主义’‘赛博女权主义’等等,女权的种类多得多,但都是为了维护女性的权益。(详见百度)

  聊天记录残缺严重,很多记录都被QQ自动删掉了(我和我朋友的聊天记录很多都丢失了),后期删除大量没用的信息(因篇幅、涉及个人信息等等问题),导致时间跨度较大,聊天内容可能有些匪夷所思和僵硬,手机电脑混合使用,所以看起来有些跳。

  实际上我与每个实践对象几乎每天都会进行大大小小的互动,最多的时候(假期),一整天几乎就没有停过电话。

  因为一些原因,我与女生的聊天记录大部分都是在纸上,你们看到的电子记录只是非常少的一部分,而且其中还被我裁剪了很多没用的日常,而我与女1、女2的记录更是只有纸上。

  2号女生,当时因为是绝对成功的,我就直接跳过了表白,直接进行打压(敲打)。这在PUA中,理论上是要在表白以后才能进行的,但我个人认为,这是磨合关系的一种方法,所以在之后和其他人的实践中,我都有使用。

  还有视频中所说的,我和女2的聊天记录被我当成演草纸扔了,实际上并不是,真实的情况是我故意在对方面前扔的,由于解释起来颇为麻烦以及并不是很重要,就那样说了。

  在这里先说一下,本人实践都是点到为止,在过程中,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,况且我实践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去伤害别人。

  那些女生,我并没有对她们造成任何肉体上的伤害,我也没有对她们做任何不雅的事情(除牵手),我更没有恶意去损害她们的名声

  至于精神上的伤害,在这个年龄,最多最多也是转瞬即逝(当然,只是一些简单的打压(外来干扰,情感刺激)),我和那些女生关系现在大都也并非很僵;而真正形同陌路的那些人,也早就忘了我这回事了。

  再说我那个兄弟(朋友),钱财,我早就还给对方了,而且我们在过年的时候就已经和好了。

  再说一点,本人只是为了实践而已,我并不看好在这个年纪的恋爱(不要早恋,读书才是正道)。

  说到底PUA也是一种心理学,每个人的见解都不一样,所以也就造成了PUA技术的千姿百态,网上的东西最好不要相信,也不要想什么邪想。PUA这种东西,不管是从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是在边缘徘徊。

  我的结果是怎样的,相信至少能警示一部分人,不要因为好奇和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去学习PUA,它所带来的后果远不是你能承受的。

  况且我当时本身就没有完全搞懂PUA,更多的可能还是靠着自己本身拥有的价值,有些话、行为还是靠着本能说出、做出,甚至可以说我这不算一个完全的PUA,但是结果仍然如此下场。可想而知,那些句句都是术语的PUA达人的人生,该有多悲惨,写到这里,我是非常能够理解PUA达人的痛苦了。

  他们人设和真实的自我,在他们身上撕扯着。为了让展示的角色更加逼真,他们竭力说服自己变成那个人,让他们逐渐分不清两者的区别,最后有很大的可能会导致人格分裂。